《红楼梦》与宽城方言

三月 13th, 2014 § 0 comments

几年前的整理,收录于此。

——————————————————————————————————————-

上头还有现成的眼儿,听得说,落草时是从他口里掏出来的
第三回 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

这门子听说,方告了座,斜签(迁)着坐了
你的意思我却知道,守着舅舅姨爹住着,未免拘紧了你,不如你各自住着,好任意施为.
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姑爷,你别嗔着我多嘴.咱们村庄人,那一个不是老老诚诚的,守多大碗儿吃多大的饭
只见几个挺胸叠肚指手画脚的人,坐在大板凳上,说东谈西呢.
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见金钏仍在那里晒日阳儿.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你师父那秃歪剌往那里去了?”
第七回 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

将那一颗核桃大的绛绒簪缨扶起,颤巍巍露于笠外.整理已毕,端相了端相,说道
第八回  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

茗烟在窗外道:”他是东胡同子里璜大奶奶的侄儿.那是什么硬正仗腰子的,也来唬我们.璜大奶奶是他姑娘.
第九回 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凤姐儿道:”我说他不是十分支持不住,今日这样的日子,再也不肯不扎挣着上来.
第十一回 庆寿辰宁府排家宴 见熙凤贾瑞起淫心

这一年来的光景,他为要香菱不能到手,和姨妈打了多少饥荒.
我们二爷那脾气,油锅里的钱还要找出来花呢,听见奶奶有了这个梯己,他还不放心的花了呢.
第十六回 贾元春才选凤藻宫 秦鲸卿夭逝黄泉路

他吃了倒好,搁在这里倒白糟塌了.我只想风干栗子吃,你替我剥栗子,我去铺床.
宝玉笑道:”你说的话,怎么叫我答言呢.我不过是赞他好,正配生在这深堂大院里,
第十九回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佳蕙道:”你这一程子心里到底觉怎么样?依我说,你竟家去住两日,
第二十六回 蜂腰桥设言传心事 潇湘馆春困发幽情

“嗳哟!你原来是宝玉房里的, 怪道呢.也罢了,等他问,
这里红玉听说,不便分证,只得忍着气来找凤姐儿.
第二十七回   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

宝玉又道:”太太想,这不过是将就呢.正经按那方子,这珍珠宝石定要在古坟里的,有那古时富贵人家装裹的头面,拿了来才好.如今那里为这个去刨坟掘墓,所以只是活人带过的,也可以使得.”
第二十八回 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

笑道:”老祖宗也去,敢情好了!就只是我又不得受用了.
宝玉见了这般, 又自己后悔方才不该同他较证,这会子他这样光景,我又替不了他.
第二十九回 享福人福深还祷福 痴情女情重愈斟情

“如何他不来瞧宝玉?便是有事缠住了,他必定也是要来打个花胡哨,讨老太太和太太的好儿才是.今儿这早晚不来,必有原故.”
“好妹妹,恕我这一次罢!原是我昨儿吃了酒,回来的晚了,路上撞客着了,来家未醒,不知胡说了什么,连自己也不知道,怨不得你生气.”
第三十五回 白玉钏亲尝莲叶羹 黄金莺巧结梅花络

却说贾政出门去后, 外面诸事不能多记.单表宝玉每日在园中任意纵性的逛荡,真把光阴虚度,岁月空添.
晴雯冷笑道:”虽然碰不见衣裳,或者太太看见我勤谨,一个月也把太太的公费里分出二两银子来给我, 也定不得.”

正说着,宋妈妈已经回来,回复道生受,与袭人道乏,
第三十七回 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蘅芜苑夜拟菊花题

二则只怕他身上干净,眼睛又净,或是遇见什么神了.依我说,给他瞧瞧祟书本子,仔细撞客着了.
刘姥姥道:”这也有的事.富贵人家养的孩子多太娇嫩,自然禁不得一些儿委曲,再他小人儿家,过于尊贵了,也禁不起.以后姑奶奶少疼他些就好了.”
第四十二回 蘅芜君兰言解疑癖 潇湘子雅谑补余香

尤氏笑道:”说的你不知是谁!我告诉你说,好容易今儿这一遭,过了后儿, 知道还得象今儿这样不得了?趁着尽力灌丧两钟罢.”
鸳鸯笑道:”真个的, 我们是没脸的了?就是我们在太太跟前,太太还赏个脸儿呢.往常倒有些体面,今儿当着这些人,倒拿起主子的款儿来了.我原不该来.不喝,我们就走.”
贾母道:”原来这样,我说那孩子倒不象那狐媚魇道的. 既这么着,可怜见的,白受他们的气.”
三个人从新给贾母,邢王二位夫人磕了头.
第四十四回 变生不测凤姐泼醋 喜出望外平儿理妆

凤姐儿忙笑道:”竟不是为诗为画来找我,这脸子竟是为平儿来报仇的.竟不承望平儿有你这一位仗腰子的人.早知道,便有鬼拉着我的手打他,我也不打了.
老爷小时,何曾象你这么天不怕地不怕的了.还有那大老爷,虽然淘气,也没象你这扎窝子的样儿,也是天天打.还有东府里你珍哥儿的爷爷,那才是火上浇油的性子,说声恼了,什么儿子,竟是审贼!
第四十五回 金兰契互剖金兰语 风雨夕闷制风雨词

湘莲道:”既如此,这里不便.等坐一坐,我先走, 你随后出来,跟到我下处,咱们替另喝一夜酒.我那里还有两个绝好的孩子,从没出门.你可连一个跟的人也不用带,到了那里,伏侍的人都是现成的.”
第四十七回 呆霸王调情遭苦打 冷郎君惧祸走他乡

我因为到了老祖宗那里,鸦没雀静的,问小丫头子们,他又不肯说,叫我找到园里来.
第五十回 芦雪庵争联即景诗 暖香坞雅制春灯谜

宝玉喜道:”这才是女孩儿们的药,虽然疏散,也不可太过.旧年我病了,却是伤寒内里饮食停滞,他瞧了,还说我禁不起麻黄,石膏,枳实等狼虎药.
第五十一回 薛小妹新编怀古诗 胡庸医乱用虎狼药

晴雯又骂小丫头子们:”那里钻沙去了!瞅我病了,都大胆子走了.明儿我好了,一个一个的才揭你们的皮呢!
补两针,又看看,织补两针,又端详端详.无奈头晕眼黑,气喘神虚,补不上三五针,伏在枕上歇一会.宝玉在旁,一时又问:“吃些滚水不吃?”一时又命:”歇一歇.”一时又拿一件灰鼠斗篷替他披在背上,一时又命拿个拐枕与他靠着.急的晴雯央道:”小祖宗!你只管睡罢.再熬上半夜,明儿把眼睛抠搂了,怎么处!”宝玉见他着急, 只得胡乱睡下,仍睡不着.一时只听自鸣钟已敲了四下,刚刚补完,又用小牙刷慢慢的剔出绒毛来.麝月道:”这就很好,若不留心,再看不出的.”宝玉忙要了瞧瞧,说道:”真真一样了.”
第五十二回 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

乌进孝道:”爷的这地方还算好呢!我兄弟离我那里只一百多里,谁知竟大差了.
薛姨妈等都说:”好个鬼头孩子,可怜见的.”
第五十三回 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

贾母因说:”袭人怎么不见?他如今也有些拿大了,单支使小女孩子出来.”王夫人忙起身笑回道:”他妈前日没了,因有热孝,不便前头来.”贾母听了点头, 又笑道:”跟主子却讲不起这孝与不孝.若是他还跟我,难道这会子也不在这里不成?皆因我们太宽了,有人使,不查这些,竟成了例了.”
贾母笑道:”大正月里,你师父也不放你们出来逛逛.你等唱什么?刚才(才刚)八出< <八义》闹得我头疼,咱们清淡些好.你瞧瞧,薛姨太太这李亲家太太都是有戏的人家,不知听过多少好戏的.
李婶薛姨妈喜的都笑道:”好个灵透孩子,他也跟着老太太打趣我们.”
第五十四回 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

春笑道:”我早起一肚子气,听他来了,忽然想起他主子来,素日当家使出来的好撒野的人,我见了他便生了气.谁知他来了,避猫鼠儿似的站了半日,怪可怜的.接着又说了那么些话,不说他主子待我好,
第五十六回 敏探春兴利除宿弊 时宝钗小惠全大体

宝钗笑道:”真个的,妈明儿和老太太求了他作媳妇,岂不比外头寻的好?”
“薛姨妈因又问是那里拾(见书上)的?湘云方欲说时,宝钗忙说:“是一张死了没用的,不知那年勾了帐的,
黛玉笑道:”你要是个男人,出去打一个报不平儿. 你又充什么荆轲聂政,真真好笑.”
第五十七回 慧紫鹃情辞试忙玉 慈姨妈爱语慰痴颦

湘云笑道:”病也比人家另一样, 原招笑儿,反说起人来.”说着,宝玉便也坐下,看着众人忙乱了一回.湘云因说:”这里有风,石头上又冷,坐坐去罢.”
便骂他:”不识抬举的东西!怪不得人人说戏子没一个好缠的.凭你甚么好人,入了这一行,都弄坏了.这一点子Б崽子,也挑幺挑六,咸Б淡话,咬群的骡子似的!”
第五十八回 杏子阴假凤泣虚凰 茜纱窗真情揆痴理

央告袭人等说:”好容易我进来了,况且我是寡妇, 家里没人,正好一心无挂的在里头伏侍姑娘们.姑娘们也便宜,我家里也省些搅过.我这一去,又要自己生火过活,将来不免又没了过活.”
第五十九回 柳叶渚边嗔莺咤燕 绛云轩里召将飞符

又指贾环道:” 呸!你这下流没刚性的,也只好受这些毛(bi 见脂批)崽子的气!平白我说你一句儿,或无心中错拿了一件东西给你,你倒会扭头暴筋瞪着眼У摔娘.
如今我想,乘着这几个小粉头儿恰不是正头货,得罪了他们也有限的,快把这两件事抓着理扎个筏子,我在旁作证据,你老把威风抖一抖, 以后也好争别的理.便是奶奶姑娘们,也不好为那起小粉头子说你老的.
第六十回 茉莉粉替去蔷薇硝 玫瑰露引来茯苓霜

袭人笑道:”我再倒去.”黛玉笑道:”你知道我这病,大夫不许我多吃茶,这半钟尽够了,难为你想的到.”

笑骂道:”我把你这个烂了嘴的小蹄子!满嘴里汗憋的胡说了. 等我起来打不死你这小蹄子!”
:”这又叫做什么?怪道人人说你惯会鬼鬼祟祟使人肉麻的事.你瞧瞧,你这手弄的泥乌苔滑的,还不快洗去.”
第六十二回 憨湘云醉眠芍药茵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

两个老婆子蹲在外面火盆上筛酒.
尤氏也不听,只命锁着,等贾珍来发放,且命人去飞马报信.一面看视这里窄狭, 不能停放,横竖也不能进城的,忙装裹好了,用软轿抬至铁槛寺来停放,掐指算来, 至早也得半月的工夫,贾珍方能来到.
第六十三回 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

他女人骂道:”胡涂浑呛了的忘八!你撞丧那黄汤罢.撞丧碎了,夹着你那ィ子挺你的尸去.叫不叫,与你Б相干!一应有我承当,风雨横竖洒不着你头上来.”
尤三姐站在炕上,指贾琏笑道:”你不用和我花马吊嘴的,清水下杂面,你吃我看见.见提着影戏人子上场,好歹别戳破这层纸儿.你别油蒙了心,打谅我们不知道你府上的事.
第六十五回 贾二舍偷娶尤二姨 尤三姐思嫁柳二郎

常听见人说,生金子可以坠死,岂不比上吊自刎又干净. “想毕,拃挣起来,打开箱子,找出一块生金,也不知多重,恨命含泪便吞入口中,几次狠命直脖,方咽了下去.于是赶忙将衣服首饰穿戴齐整,上炕躺下了.
天文生应诺,写了殃榜而去.
“这是他家常穿的,你好生替我收着,作个念心儿.”
第六十九回 弄小巧用借剑杀人 觉大限吞生金自逝

平儿忙笑道:”奶奶请回来.这里有点心,且点补一点儿, 回来再吃饭.
这会子打听了梯己信儿, 或是赏了那位管家奶奶的东西,你们争着狗颠儿似的传去的,不知谁是谁呢. 琏二奶奶要传,你们可也这么回?”
周姐姐你来,有个理你说说.这早晚门还大开着, 明灯蜡烛,出入的人又杂,倘有不防的事,如何使得?因此叫该班的人吹灯关门. 谁知一个人芽儿也没有.”
第七十一回 嫌隙人有心生嫌隙 鸳鸯女无意遇鸳鸯

我也是一场痴心白使了.我真个的还等钱作什么,不过为的是日用出的多,进的少.这屋里有的没的,
第七十二回 王熙凤恃强羞说病 来旺妇倚势霸成亲

那起小人眼馋肚饱,连没缝儿的鸡蛋还要下蛆呢,如今有了这个因由, 恐怕又造出些没天理的话来也定不
这倒也好.不用你们作老娘的操一点儿心,他鸦雀不闻的给你们弄了一个好女婿来,大家倒省心.”
第七十四回 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谁知湘云有择席之病,虽在枕上,只是睡不着.
第七十六回 凸碧堂品笛感凄清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我劝你走罢,别拉拉扯扯的了.我们还有正经事呢.谁是你一个衣包里爬出来的,辞他们作什么,他们看你的笑声还看不了呢.你不过是挨一会是一会罢了,难道就算了不成!
因晴雯睡卧警(惊)醒(性),且举动轻便,故夜晚一应茶水起坐呼唤之任皆悉委他一人, 所以宝玉外床只是他睡.今他去了,袭人只得要问,因思此任比日间紧要之意.
第七十七回 俏丫鬟抱屈夭风流 美优伶斩情归水月

:”老太太挑中的人原不错.只怕他命里没造化,所以得了这个病.俗语又说,`女大十八变’.况且有本事的人,未免就有些调歪.
凤姐笑道:”谁可好好的得罪着他?况且他天天在园里,左不过是他们姊妹那一群人.”
第七十八回 老学士闲征诡画词 痴公子杜撰芙蓉诔

“你不说收了心安分守己,一心一计和和气气的过日子,还是这样胡闹,床嗓了黄汤,折磨人家.这会子花钱吃药白遭心.”
第七十九回 薛文龙悔娶河东狮 贾迎春误嫁中山狼

我看的是《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没看过高鹗的续本,所以只到80回。10061461047d5b0780

 

Tagged 方言, 红楼梦,宽城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红楼梦》与宽城方言 at 若有所思.

meta

WordPress SEO fine-tune by Meta SEO Pack from Poradnik Webmaste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