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疫偶记

四月 12th, 2020 § 0 comments

1月 23
上午10点出发,开车回老家过年,一路顺利,不到4个小时。

今天武汉封城,路上老婆给武汉家里打电话,了解情况。

Simmie已经连续几天低烧,咳嗽,但感觉不严重,在家自我隔离吧。

丈母娘那里还好,一切正常。

1月 24
起得很早,去上坟,人多,开了两辆车。

到坟地先铲雪,坟头压纸,绕坟画圈,多少年的老规矩一直没变。

闺女又一次体会到了老家野外的冷,是冻得人全身发疼那种,所以特许她站着给爷爷烧纸。

我也不想跪,主要是地上太冰,我连秋裤都没穿,可不跪不行。

回来又到后山给爷奶去烧纸,这次家里女孩儿都没去,二哥家小侄子跟去了。

以前年饭都是晚不晌儿吃,现在中午就开始了。

老太太表现不错,还喝了两盅白酒。

在郑州的侄子没回,视频连线共同举杯,喝了有3两酒。

张姓三叔来看家里老太太,他从庄东头开始,逐个拜访有老人的家庭。

送走他,我也开始串门,主要是看看庄里那些上岁数的。

西头大婶子和从石家庄回来的堂弟去县城过年了,家里只有两条狗看家。

返回来往庄里走,遇到瓦房大爷向西遛弯。

大爷家是庄里第一个用瓦盖房的,瓦房大爷是庄里的固定称呼。

老人家年轻时候当兵回村开始当大队干部,也一直是受人尊敬的长者,这两年身体明显不如前些年硬朗了。

以前还我兴致勃勃给我讲过当年大军南下全程徒步,曾经亲自缴过国民党军官的枪。

张家三婶子哮喘还那样,没好也没严重;

前院大妈将近90了,身体还那么硬朗,他们家女性都身体好,大奶也活了90几岁。

这些年庄里各家日子过得都还行,老人都红光满面,但也有人晚年已至却遭受不幸的。

天黑回家,坐炕上打牌发红包。

老婆给武汉家里打电话,了解武汉那边的疫情,一切正常。

网上看医疗物资短缺,医生求救,揪心。

1月25
决定今天回北京,中午在大哥家吃饭,没喝酒,怕路上没法换开。

为应对疫情,村里要求外地回家过年的都要登记上报,走之前也把我们一家三口的信息交上去了,必须配合,写老婆的武汉身份证时有点犹豫。

有点后怕,昨天去庄里几家串门儿了,千万别有事儿。

拿了酸菜、冻豆腐、小米,西头大婶子非要再拿些冻豆腐,说我爱吃。

北京地界开始测体温,因为车里开空调,体温居然测了37度多,下车吹冷风才缓解,警察还批评我们没戴口罩。

1月31
听说协和医院物资被抢,想起几年前我要做个骨科小手术,北京积水潭医院估计半年也排不上号,正好那年去武汉过年,就咨询了武汉协和医院,医生说第二天就可以安排,手术过程非常顺利,几个年轻医生专业又耐心,对武汉协和印象特别好。

口罩这样的物资还是应该优先大一点的正规医院。

2月1号
刷微信,看到有公众号又用“大赏”这个词,这些年在中国“大赏”都按字面意思使唤,真正的“大赏 “本赏””都是日文,“赏”的意思是“奖”,不是欣赏。看到谁用“XX大赏”的差不多都搞错了。

2月5号
看书看电影。

《一个人的村庄》这本书是KINDLE里的钉子户,不管啥时候拿起来看都不失望。

不知道看啥电影的时候就看小津安二郎。

2月7号
李WL去世,34岁。好年轻,人生无常,微博微信炸锅。

2月9号
武汉一个姑娘在阳台敲锣,希望有人关注她生病的母亲,这姑娘本人也在发烧。

真特么揪心。

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拼命救人;

众多得到救治的病人在感谢政府感谢医生;

全国各个地方想尽办法倾力援助;

还是有人走投无路呼天抢地;

这都是现实,温暖和残酷交织。

2月10号
《寄生虫》在奥斯卡赚翻了,但一直不喜欢这个电影。

里面那些刻意制造的情节像是抖音里迎合民众情绪的摆拍。

不投机取巧、装神弄鬼、硬尬深度的电影容易吃亏。

2月14号
最没有存在感的2月14,不过这日子本来和我也没啥关系。

微博上看很多人讨论“时代的一粒灰尘,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大山”。

对任何家庭来讲遭逢生死离别都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这样的文字有力量,要给闺女看,多好的语文学习素材。

顺便讲讲,灰尘颗粒折射阳光才能被发现,黑暗里见不到灰尘,这是物理现象。

在阳光照射的范围内分布多少灰尘,可以用来评估灰尘的浓度,这又是数学问题。

只看到阳光或只看到灰尘都是选择性无视,这通常是立场问题。

想多了。

2月18
想起专诸刺王僚的故事,吴王僚爱吃烤鱼,而且要烤野生新鲜的太湖鱼,被公子光安排的杀手专诸用鱼肠剑给攮了,爱吃野味就是有风险。

2月19
微博上讨论武汉疫情处理相关话题越来越多,想起著名的“达克效应”:人们恰恰擅长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指手画脚。

10年前,在微博上我啥都敢批,开发商强拆、城管暴力执法、官员贪腐、甚至对媒体管控和墙我都敢讨论,当然以后也有自己的立场。

但现在说啥也不敢苛求一个1000多万人口,处在地理中心位置的城市决策者应对袭击全人类的全新病毒。

“只顾短期利益,任何人都能做到;只顾长期利益,任何人也能做到。如何平衡好二者关系,让二者恰如其分地适配,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
这是韦尔奇在62岁那年讲给GE的高级经理人的。

我连简单的世俗规则都驾驭不了,更不想用有限的认知去衡量重大公卫决策。

2月20
疫情弄得满目萧条,感觉以前公园里大妈的广场舞挺美;老头撞树的声音也好听,大清早扯着脖子喊山的声音都没那么讨厌了,再出去吃饭排多长队都消停的等着。

2月22
体重破纪录,不跑步不行了。

2月25
春雨及夏风迟到 云山与身心俱闲

2月29
难得的2月29号。

春风大雅能容物 秋水文章不染尘

3月1号
这就3月份了,一个季度马上就要这么过去。

今天在微博上看了一个民间爱好者给石家庄盲人大妈录的视频,唱的完整版河北民歌《小放牛》,没技巧、真动听。

“姐儿门前一座桥,有事儿没事儿走三遭,休要走来休要跑,俺男人他怀里揣着杀人刀……”
“怀揣杀人刀,那也无碍妨,割掉了脑袋是冒血浆,纵然死在阴曹府,魂灵不散扑到了你身上”

联想到采诗官对《诗经》的贡献,现在民间艺人和自媒体联手把政府职能部门文化挖掘和传承的活给刨了。

民间艺人真是宝库,自媒体也功德无量。

国内食品或者主打原生态材料的品牌赞助这样的内容多合适。

3月2号
都在讨论道歉的事情,有人主张给全世界道歉,还拿自己家地板漏水淹了楼下邻居举例。

记得在商学院的课上讨论过为啥国外品牌在面对公共危机的时候绝不轻易道歉,这同时是文化和法律问题。

提出道歉的应该也是个厚道人,不过用家长里短的简单方法处理国际关系,琢磨着还是不对劲儿。

3月3号
最近有句流行的话:“死亡不是终点 遗忘才是”。

其实遗忘也不是终点,遗忘和主动遗忘始终伴随着人类,铭记以前刻在石碑上,现在写在磁盘里,选择遗忘也需要痛苦的权衡。

3月5号
当年MBA论文答辩主席,北京大学、中国传媒大学两校教授刘国基博士给我新书写的序发来了。

“从品牌战略层次到品牌传播层次,都有很精彩的论述,给我们展示了品牌营销的美丽新世界。尤其他对中文营销术语的说文解字,更是西方相关理论闻所未闻,叹为观止。”

国基老师帮忙写序没提任何交换条件 ,感谢!

3月6号
今天的暖心画面:援鄂医疗队刘凯医生在护送病人去做CT路上,停下来让住院近一个月的87岁老先生欣赏日落……

让人想起电影《触不可及》,其实《闻香识女人》、《遗愿清单》、《国王的演讲》、《绿皮书》都是类似题材,刘凯医生这个也可以拍在电影里。

某运动员的的事儿爆发了,感觉他妈在中国女性里就像谢广坤在象牙山男人里一样的存在。

3月7号
看到视频,武汉学生手机合唱《夜空中最亮的星》,向帮助武汉的所有人致谢,合唱团老师表示希望给孩子们留下一些记忆,更是对帮助过这里的所有人表达感谢。

有一年教师节,闺女的学校安排她给老师选歌,我推荐过这首。

3月9号
方舱医院休舱,医护人员摘口罩录视频,让人看到他们胜利的笑脸。

从上次奥运会发现中国年轻运动员颜值越来越高、笑容越来越甜开始,就觉得中国年轻人有竞争力。

加上这次90后担纲守卫武汉,她们的热情、幽默、多才多艺、特别是爱美,更证明这一点。

3月11
德国又一次拦截了瑞士的防护物资,这事儿中国人基本干不出来。

中国人最实在,说捐助就实打实的捐助,要付出的时候哪怕本国物资短缺也硬扛着。

老美他们可不管别人咋评价,好词儿都是嘴上要求别人的,轮到自己就不在乎吃相了。

3月12
因为疫情,瓦伦西亚主场对亚特兰大的欧冠1/8决赛空场进行,梅斯塔利亚球场看台上,还是有一位超级球迷在遥望球队,那是一尊给名叫 Vicente Navarro的球迷制作的雕像,空荡荡的看台上他依然守候着球队。

体育行业玩儿品牌真不缺事件和素材。

3月13
澳新银行说中国经济将在4月中旬恢复正常,预计中国制造业将在4月第二周恢复正常,零售、餐饮等服务业会再晚一些。

希望如此吧

3月14
崔娃在中国火了,今天他吐槽美国人疯抢卫生纸还打架。

病毒给某些国家戴上口罩,也顺手给某些国家卸下光环,让制度、信仰、种族、文化无差别。

疫情让许多普通人展示伟大,也让许多精英和自诩精英的暴露偏执、狂热。

3月15
微博上,一拨人指导境外抗疫,批评欧美不抄作业;一拨人指导境内抗疫,批评武汉作业完成的不好。

对特朗普的态度到是基本上一致。

3月16
文人有悲天悯人的情怀、追求美好的天性,但同时也伴随着偏执、狭隘、冲动、理想化、易被情绪裹挟。

普通文人掺和政治,大概率容易把事情搞砸。

王国维说三代以下诗人屈原、渊明、子美、子瞻最牛,他们在文学外的表现也都呵呵,贾谊、辛弃疾直接写论文献计献策的都没啥卵用,

文学天才和政治格局不是一回事儿,当然不是说文人不能讨论政治,但要意识到自己的缺陷,警惕钻进牛角尖儿。

政治玩得好又会耍笔杆子的也有,离我们也不远,搭地铁一号线去看很方便,可人家首先是政治家。

阮籍这样的文人活到现在,最好的归宿是直播自己抡胳膊打铁然后收银子睡粉。

在事者当置身利害之外,建言者当设身利害之中。

这是谁说的?!

3月18
微博辩论里,站左边和站右边的人都爱说“夏虫不可以语冰”和“非蠢既坏”,这都直示或暗含人身攻击。

爱说“夏虫不可以语冰”多数都以为自己是语冰人而不是夏虫。

攻击别人“非蠢既坏”的通常也反噬自己。

只会批评和只会歌颂的其实完全彻底是同一种人。

3月24
广飞发来邀请,IAI国际广告奖终审评选要启动了.

3月27
连续宅在家,踏实看书看电影也挺好。

《被讨厌的勇气》颠覆以往认知。

再看《纵欲与虚无之上》再点赞。

有的书被诺贝尔奖文学加持,有的书给诺贝尔文学奖长脸。

《黑暗地母的礼物》像梦境,残雪有和卡夫卡较劲的意思。

保存了很多年的纪录片《蒙古草原天气晴》 终于看完了,非常值得看不过不应该在这日子口看。

3月29
为什么中国人对口罩说戴就戴,欧美人死活不行呢。

因为中国人对未来不确定性的关注超过其他很多民族,储蓄就是最好的例子。

为了抵消未来的不确定风险,我们喜欢在当下可控的时间点上提前把事情做到极致,小到日常餐厅吃饭要抢着结账,大到到办奥运会要无与伦比;小到从欧美人得病才开始而我们提前戴口罩,大到自己疫情刚有缓和就对有需求的国家派人派物。

这都是为未来着想。

可能还是因为骨子里上是农业文明,老百姓最关注的就是岁收丰欠的事儿,怕老天爷不开眼,旱了涝了都难活命,要未雨绸缪提前存东西,仓里有粮,心里不慌,现在变成爱存款爱买房子。

庄户人家种地、收庄稼、打场、盖房子都需要别人协作,中国人喜欢提前把关系处理好。平时朋友到家吃饭都七个碟子八个碗的,餐厅吃饭也抢着买单,为的是下次求人张嘴容易一点。

连续几千年下来,再加上经历的灾难也多,把事情提前做到极致慢慢形成了文化。

但这不证明中国人不精明(鸡贼)。

3月30
看李兰娟、张文宏等顶级专家一起讨论新冠肺炎防治的新举措,美国麻省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卢山也参与发言,都不讲大道理和高深学问。

科学家只说家常话 二愣子才唠学术嗑

3月31
道长让我给“金远奖”写几句话,忍不住也得唠唠学术嗑。

白衣苍狗几千回 惟有溪山长不改;不管经济形式如何发展,媒体生态怎么变化,天性和人性不会变,驱动消费者作出购买决策的根本因素不会变。病毒袭击人类,促使营销人除了继续抱持对人性的关爱与尊重,还要思考并践行通过重塑坚强、祛除脆弱让品牌和消费者建立深度链接。

4月1号
看老罗直播看困了。

4月3号
《超级话题》作者肖大侠给我的书发来序言:

这一作品是营销传播人必修的宝藏课程,作者前瞻性的目光和丰富的理论与实践经验带领读者重新认识营销和品牌,并通过黄金法则来释放品牌魅力,将抽象化的概念转化为具象化的公式推演,新锐又实用,让你也能在公式规律的指导下创造爆款内容,打造有影响力的品牌,让营销传播的超级话题及活动能够在当下市场中掷地有声,使消费者在品牌纷争时代独宠你的品牌!

感谢。

4月5号
有留学生隐瞒出境史随意外出还参加婚礼,导致133人被隔离。

总有人突破正常人的想象极限。

4月6号
1,只有批评才是政治正确也是皈依者狂热;

2,即使是良心也有边界又是个数学问题;

3,善良比邪恶还容易让人冲昏头脑;

4,简单的世俗规则应用在重大公共决策上大概率会乱套;

5,辩论比赛双方维护的都是自己的立场而不是理性;

6,狭隘和偏执不是理性,但理性缺乏影响力,情绪经不起考验但具有感染力;

7,狂热的背后是迷信作祟;

8,谨记不要给自己贴标签,包括理中客,贴上就是枷锁,摘下来不容易,而且还会受标签的驱使;

9,不要试图感动自己;

10,时刻追求理性也是不理性;

4月8号
今天武汉解封。

20年前第一次去武汉,午夜入住大桥旁的晴川假日酒店,凌晨1点左右去解放大道找吃的,到著名的小蓝鲸餐厅居然前面有40 桌在排队,可见武汉人夜生活多丰富。

这些年回武汉过年,不管多晚也要到街上吃几个烤鸡爪,喝碗米酒。

武汉好吃的太多,从随手就冲好的蛋酒到制作繁复的热干面、面窝、豆皮,连续过早一个月绝对能做到不重样。炒菜薹、排骨藕汤是武汉人的骄傲,泥蒿炒腊肉是我的最爱,到谁家吃饭那盘菜都得放在我面前。

这么多年还没习惯的是武汉冬天家里比外面冷,北方人不能想象的是无论在家喝酒还是外出吃火锅,身上都要裹着厚厚的羽绒服。

武汉的吃食,值得好好研究一下。

4月9号
看到有人说荷兰劝老人确诊的话最好死在家里,避免占用重症病床;英国也让老人签协议,万一确诊重症不救;比利时部分地区干脆放弃治疗养老院里的确诊;西班牙意大利都出现了养老院把老人抛弃自己跑路的情况;

……

不知道真假。

但这确实是变相的电车难题(Trolley Problem),资源不足、时间紧迫,疫情还不接受任何谈判,政府必须做出选择,对任何一个遭遇放弃的家庭都是灾难,就是“时代的灰尘砸在头上”,但必须有人做抉择,虽然怎么做都残忍;

应了那句歌词儿:“听说过没见过两万五千里 有的说没的做怎知不容易”。

面对这么大灾难,除了批评都不容易。

看到有人用考据统计流的方式分析某些外国组织向中国索赔巨资,没废话。

带动情绪靠偏执 分析事实靠数据;

4月10号
疫情出现后,社交媒体上的割裂和对立越来越明显;

有的人为的是理想,有的人为的是私利;有的人扯着理想的大旗倒腾私利;

有的人把别人推在前面,成就自己的伟岸;

有的人跟别人走在后面,暴露自己的盲从;

有的人给自己补光,为赚取声名和财富;

有的人给别人供暖,想摆脱卑微和浅薄;

有的人啥都没付出,除了想法;

有的人啥都没得到,除了戾气;

只能给自己家人说:宁跟做癞蛤蟆的追白天鹅,也不跟捧金饭碗的奔理想国;

不偏执 不狂热 不懵圈

不当炮灰 不做韭菜 不寻偶像

不自缚标签 不自罩光环

不怂恿别人也不感动自己

虽然跟不抽烟不喝酒不骂脏话不发脾气一样不容易

我认真写,你别当真读。

到这是一站,再写就絮叨了。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避疫偶记 at 若有所思.

meta

WordPress SEO fine-tune by Meta SEO Pack from Poradnik Webmaste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