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是这样的玄奘

在中国,有一个家喻户晓的男生组合,比小虎队、F4、五月天、TFBOYS出道更早。

其中有一位成员,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严格意义上来说连父母都没有,最高全日制教育不过是肄业于灵台方寸山某著名技校,也仅仅是取得同等学力。

虽然出身寒微,但并不影响他成为无数中二少年心中的男神。

随便有人对他说一句:你咋不上天呢,他就敢打上凌霄宝殿,和天界最高行政长官去掰扯掰扯,比宋仲基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我有一个梦,我想我飞起时,那天也让开路,我入海时,水也分成两边,众神诸仙,见我 也称兄弟,无忧无虑,天下再无可拘我之物,再无可管我之人,再无我到不了之处,再无我 做不成之事,再无我战不胜之物。”

— 今何在《悟空传》 霸道!!!

孙悟空确实霸道,但霸道也要按照基本法,触犯法律的后果是会有一位长老出来开启碎碎念:

前方高能,嗡嘛呢呗咪吽。

孙悟空的获得性血管紧张偏头痛就会立即发作。

我们今天就把主角光环交给这位执法的长老,西游组合的领袖担当&Teamleader:玄奘法师。

玄奘有另外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号:

唐僧

说到唐僧,有人想到是这样的:

这样的:

肯定会有人想到这样的:

但印象最深的估计是这样的:

古典名著《西游记》的广泛传播,让唐僧承包了懦弱无能、不辨正邪这两个关键词。

如果唐僧地下有知,他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

我们错怪他太久,是时候还原一个真实的玄奘法师了。

=出身=

在小说《西游记》里,我们的主角玄奘身世充满传奇:“父是海州陈状元,外公总管当朝长。”

父亲能被皇上钦点为状元,除了高考成绩全国第一外,在政治思想上一定要符合封建主义核心价值观;

外公的朝长职位在古代有另外的称呼:内阁首辅、丞相、阁揆,现在相当于国务院总理。

虽然这样,也没能避免他“投胎落地就逢凶,未出之前临恶党”。

历史上真实的玄奘确实姓陈,叫陈祎,是不折不扣的干部子弟。高祖、曾祖、祖父都身份显赫,到他父亲陈慧这一辈虽然衰落,也还是谋了个县团级的职位。

最大磨难是十岁左右父母因病医治无效去世,远没有小说那样离奇。

=出家=

十三岁时,陈祎同学追随二哥长捷法师在洛阳净土寺以旁听生的身份学习佛法。

靠着“意欲 远绍如来,近光遗法“的远大志向,加上高得也是没SEI的颜值,最终通过考试变成正式学僧 玄奘。

考试委员会给出的评语是“诵业易成,风骨难得。若度此子,必为释门伟器!” 放在今天,这就是佛界年度最具成长潜力新人。

通过考试后的玄奘,并没有像今天的学生一样考上大学就开始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他:“备通经典,而爱古尚贤。非雅正之集不观,非圣哲之风不习……”

妥妥的学霸级别。

学霸玄奘当时学习的佛教典籍中有一本《大般涅磐经》,这本书当时在佛学界的流行程度, 可以和现在互联网界的《从0到1》比肩。另一本《摄大乘论》,是把大乘佛教所有经义汇集 起来的一部非常重要的佛典,是当时佛学界最权威的数据库。

自此玄奘同学潜心向学,后辗转许多地方,24岁那年,玄奘在长安遇到了一个很会念经的外 来和尚波罗频迦罗蜜多罗,自此触发了玄奘法师的西行取经计划。

=出城=

电视剧《西游记》里有这样的画面:

当天晚上7点的《新闻联播》以头条的形式做了报道:

各位大唐的子民晚上好,今天是贞观十三年X月X日,今天上午早些时候,龙凤之姿、天日之表,伟大光荣正确的太宗皇帝在首都郊外慈恩寺送别了西行取经的玄奘法师一行。

太宗皇帝在现场发表了重要讲话。

皇帝表示:

高僧大德玄奘法师去西天取经,有力证明了我们大唐在文化领域继续深化改革开放的决心。

太宗皇帝亲自为玄奘法师授予通关文牒,并赠送了紫金钵盂和一匹白马。

而真实的历史是:玄奘根本没能得到西行取经的批准。

我们今天嫌对中国免签的国家少,而当时的唐朝根本不许国民出境,他刚走进出入境管理局说要申请“过所”,工作人员客气地对他说了三个字:

然而官员的阻止对玄奘来说根本没有什么那啥用,他继续为西行做准备,练习外语、购置行囊,终于在他28岁那年Cosplay成难民混出长安城。

“与寻找食物的难民的不同,玄奘离开长安不是逃荒,而是为了实现根植于心中多年的一个 梦想,他的目的地在遥远的西方,兵荒马乱,盗匪横行,西去之路危险重重。玄奘明白,他很可能再也无法返回大唐。”

—纪录片《玄奘之路》

= 出境 =

玄奘出走的方向,成了两部电影的名字,一个是港片《一路向西》,一个是希区柯克的电影《西北偏北》。


一路的方向 照耀我心上 辽远的边疆 随我去远方 YO YO Come on Baby Go!

于是他Go到了凉州,凉州地方官李大亮接到密报:

“有僧从长安来,欲向西国,不知何意。”

李大亮惜字如金只说了两个字:遣返。

我们都听说过现在遣返上访那些政府公务员的敬业精神,可是当时的官员在服务意识和执政手法的先进性上都不够。

遣返只是又头上的,并没有把玄奘押解回长安。

于是玄奘这个耿直BOY不但没回长安反而偷摸地继续西北偏北到了瓜州。

在瓜州,玄奘要通关升级,需要连刷葫芦河、玉门关、五烽几个副本,正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更大的麻烦来了。

凉州地方官祭出大招,发布了通缉令:“有僧人玄奘,欲入西藩,所在州县宜严候捉。

” 战五渣玄奘又受到了1000点伤害。

幸运的是执行此次打击任务的人叫李昌,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他认为玄奘要做的事情功德殊胜,于是他要验证玄奘是否真的发愿去天竺取经。

他拿着通缉令找到玄奘,两眼直钩地盯着他一言不发。 玄奘故作镇定:“你瞅啥?”

李昌并没有回复:“瞅你咋地”,而是主动提起取经的事情,他说了这样的话:

“师实能尔者,为师毁却文书!”

翻译成现在的话就是:你问我资瓷不资瓷,我缩资瓷!

玄奘立下宏誓大愿:“贫道为求大法,发趣西方,若不至婆罗门国,终不东归,纵死中途,非所悔也。”

彼时玄奘KPI只有一个:成功偷渡出境。

= 出生入死 =

小说《西游记》中,唐僧遇到威胁他生命的是各种妖魔鬼怪,包括各路神仙家的宠物都能出来想把他当刺身吃掉。

而在真实的玄奘西行过程中,是严酷的气候和恶劣的地理环境时时要置玄奘于死地。

玄奘首先要进入的地段,就是今天甘肃瓜州的茫茫戈壁滩,是800里莫贺延碛的一部分。 (碛:[qì] 沙漠。不生草木的沙石地。)

关于这个地方,1930年新疆出土的《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有这样记录:

“莫贺延碛,长八百余里。古曰沙河。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复无水草。……是时,四顾茫然,人鸟俱绝。夜则妖魑举火,烂若繁星。昼则惊风拥沙,散如时雨。”

用一句话说就是:条件差到毫无底线,根本不适合生命存在,恶劣如斯,也是够了。 最近有一条新闻,可以让你大致感受一下瓜州这个地方天气的恶劣:

甘肃瓜州县一所小学正开运动会。塑胶运动场突发龙卷风,风力强劲,将一名学生卷起几米高, 随后甩下。

这还只是瓜州县城,还远没到戈壁深处,不亲身经历,你永远无法体验莫贺延碛环境的残酷。

但是从2006年起,每年5月份都会有几千人从世界各地聚集到瓜州,参加一项被称为“玄奘之路商学院戈壁挑战赛”的徒步项目。

参赛人员要从瓜州塔尔寺出发,经锁阳城、大墓子母阙、截山庙、六工城、疏勒河、风电 场,到达终点白墩子。历时四天三夜,徒步穿越直线行程112公里的无人戈壁,感受玄奘当年经历的艰难与困苦。

当然,他们现在有充足的食物和饮水配给,现代化的户外装备、随时待命的医疗团队。

四天三夜112公里经历的痛苦和玄奘十九年5万公里的艰辛比起来不若九牛之一毛,但这项赛 事还是被称为花样作死的典范。

每年比赛开始的第一天,都会有人痛哭失声,后悔自己为啥选择参加这样变态的赛事。

今年(2016)5月22日,由红牛连续冠名赞助十一年的“玄奘之路商学院戈壁挑战赛”又将鸣枪,1800名戈友将走上茫茫戈壁滩,用超乎想象的能量践行“理想 行动 坚持”的信念,向玄 奘大师致敬!

走过茫茫戈壁,都是姐妹兄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