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儿为啥越来越淡

二月 28th, 2015 § 0 comments § permalink

所谓的氛围其实来自仪式,是按照既定的程序和规则行礼如仪。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说的是祀戎的礼仪,“礼失求诸野”,也说的是礼仪。反应在春节上,除了购置年货、吃年夜饭、放鞭炮以外,通过祭祀表达慎终追远是春节的重要礼仪,点燃香烛其实是打开无线路由器,祖先靠免费WIFI信号的指引来享用贡品,这过程完成跨越时空的交流,现在很多人人过年不祭祖,团圆饭缺了祖宗的参与,所以这些人过年会感到空落落的。

另一方面中国是传统的农业文明国家,春节是典型农业文明文化符号,对岁收丰欠的关注是春节的重要内容,很多春节习俗和春种有关,现在的人离开农业太过久远,屌丝每天讨论大数据、互联网思维、O2O如何改变传统产业,梦想集团那帮肉食者讨论一带一路、依法治国、打老虎,没人张罗开春儿往地里运粪,也没人关注前山根下那块地儿种高粱还是种谷子,以农业做主题的节日自然让我们感觉越来越没味儿了。

新华网前几天还提到抢红包毁了春节,这文章步子大,蛋也扯得不小。“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受共产主义和文革折腾的中国都亡天下多少届了,丢了传统节日是搂草打兔子,这事儿赖不上韩国,也赖不上抢红包。

文字游戏一时爽

一月 9th, 2015 § 0 comments § permalink

这种拿竞争对手老大私生活甚至是痛苦做素材的所谓创意,除了暴露创意人的猥琐内心和企业急功近利等种种不堪之外,看不到有啥值得称道的地方,不过是文字游戏一时爽而已。最近最喜欢的案例是《我是歌手》对阵王思聪,面对携段子手、国民老公、富二代等多重江湖名号顶级KOL的挑战,一式太极推手,化攻势于无形,同时扣住王校长“会宗”、“支沟”两穴,左封右闭,让对方动弹不得,然后抽身换影,乘势借力,分别使出或跃在渊 双龙取水两招,四两拨千斤,最后为我所用,端的是高手。

苏宁戏强东

苏宁戏强东

【舌尖上的红牛 新年篇】升级版

九月 16th, 2014 § 0 comments § permalink

中国人喜欢用源远流长来形容自己的文化,这个从5000年前走来的国度,确实有着可以追溯的悠长历史,经过漫长岁月的洗礼,中国人留存了许多节日和习俗,在众多的节日中,春节最受中国人珍视,气氛也最为隆重。

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国土上,从北到南,由东至西居住着不同民族,也有着迥然不同的民俗风物。但是喜欢用红色表达节日的欢欣气氛,用甜味食材寄托幸福生活成为多数地区的共识。加上农耕文化几千年来的熏陶,中国人对牛这种家畜有着天生的好感,凡此种种,使得一款来自泰国的饮料成为中国人年饭餐桌上不可或缺的元素,那就是“红牛”。

这一天是腊月二十九,明天就是中国人的传统节日除夕,东北边陲黑龙江省本山县莲花乡象牙山村村民刘能正驾着马爬犁在雪地上飞驰,起落的马蹄带起簇簇雪渣洒落在路面上,路的尽头是年前本镇最后一次集市,正人声扰攘。刘能要赶在大集结束之前买到明天年饭桌上最重要的饮料,一箱24罐装红牛。

与此同时,远在几千公里外陕北高原的窑洞里,从北京赶回的著名导演王全安正打开三罐红牛供奉在祖宗牌位前,中国人讲究慎终追远,每逢重大节日都要把他们认为最好的食品奉献给祖先,祁望先人佑护。2014年9月曾经的三天,让王全安切实体验到了红牛超乎想象的能量。

正午的阳光明亮温暖,但仍然无法抵挡东北冬日的寒冷,“在 在我们 这嘎达,过 过年必 须喝 喝这玩意儿,老四跟广坤都 都买一整箱,我作为前 村主任,必必须超 超过他们”。刘能看着装在马爬犁上的两箱红牛,眼睛斜视右上方,志得意满,我看也是醉了。

这个中秋的一点点思考

九月 9th, 2014 § 0 comments § permalink

在卷帙浩繁的中国文学作品中,以月亮、中秋、月圆为题材的词章不胜枚举,其中号称“孤篇压全唐”的《春江花月夜》以其意境空明、韵调清雅,可以说迥出群伦,冠绝群芳。一句“江畔何人初见月 江月何年初照人”更是充满哲学思辨,千百年来让人回味不尽。

人生代代无穷,江月年年相似,其实你爱或者不爱、你悲或者不悲、你分或者不分、你思或者不思,月亮都在那里,不悲不喜。明月何辜,这一枚散发出清冷光辉的孤独星球,一直被人曲解用来寄托相思之痛、离别之苦。

我们耳熟能详的诗词中,“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无一不充满文人的矫情与无奈,独有《春江花月夜》跳开小情小调、取意高远,一口气拉开同题材数条高速公路。

乱译《WHEN YOU ARE OLD》

八月 12th, 2014 § 0 comments § permalink

原诗  威廉·巴特勒·叶芝  William Butler Yeats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乱译:

当年华老去 鬓染苍苍
你睡眼迷离 倦坐火炉一旁
随手拿起 诵读这篇早已写就的诗章
波光流转 依稀梦见温暖过往

多少人艳羡你彼时优雅明媚阳光
爱慕你容颜芳华的过客里 有人真爱有人说谎
只有他一个人 爱你虔诚的心灵朝圣远方
深爱岁月更迭在你脸上刻下的沧桑

曲身在火焰升腾的炉旁
话语呢喃凄然讲述爱已逃亡
头顶的群山之上爱意游荡
星辉灿烂里掩面隐退行藏

WordPress SEO fine-tune by Meta SEO Pack from Poradnik Webmastera